“互联网+护理服务”飞入寻常百姓家

互联网+ 2019-05-28 19:37:50

  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4亿,近1.5亿患有慢性病,迫切需要加快发展护理服务

  随着我国带病生存老年人数量的迅速增加,民众对护理服务的需求也日益攀升。国家卫生健康委去年发布的《关于促进护理服务业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按照我国护理行业改革发展的目标,到2020年,注册护士总数将超过445万人。今年初,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确定今年2~12月,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6地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近日,随着一年一度“护士节”的到来,“互联网+护理服务”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去年以来,“网约护士”、“共享护士”等字眼频繁出现在人们视野里。一些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平台企业涌现出来。医护到家是一家由政府批准的互联网医养服务试点项目,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平台上已集聚了全国众多三级及基层医疗机构的医护资源,主要由三级医院的护士及社区医疗机构的医生构成,可为居民提供上门打针、换药、鼻饲、导尿,以及新生儿护理、上门检验、中医按摩等服务,居民可通过平台预约。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带病生存老年人数量庞大,60岁及以上人口达2.4亿,近1.5亿患有慢性病,近4000万失能和部分失能,迫切需要加快发展护理服务。随着护理服务需求的不断攀升,护理服务相关工作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重视。以北京市为例,除推广护士多点执业外,还推进“互联网+护理服务”,现已在东城区、朝阳区、石景山区开展试点工作。记者通过对比发现,与去年相比,“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一个重要进展在于,今年发布的《方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提出了明确的界定和规范的要求。

  按照《方案》要求,试点医疗机构派出的注册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能够在全国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重点对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提供慢性病管理、康复护理、专项护理、健康教育、安宁疗护等方面的护理服务。同时,还应结合实际供给需求,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上述医护到家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安全性是“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头等大事。首先,自运行以来,在其平台上所有认证护士均需持有护士资格证及执业证,且具有3年及以上临床护理经验。其次,患者须持有效医嘱证明并自备药品。另外,平台有严格的评估体系,执行三级审核机制,用户下单前要上传有效医嘱证明、药品及居室环境等信息,由专业团队进行评估,高风险类药品及缺乏医嘱证明均不可进行服务。不仅如此,平台还为医患双方投保了意外综合险与第三方责任险。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通过医护到家平台,护士出诊一次输液打针的服务需要100多元,目前仍属自费。不过上述负责人表示,相关问题正与医保部门进行沟通。

  医护到家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今年以来,其平台与社区积极进行“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实践探索,取得了令人可喜的进展。

  住在北京市海淀区胜利街南口的李大爷今年66岁,在2017年底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需要每周打3次促红素来缓解身体情况,孩子常年忙碌不在身边,家中只有他和老伴相互照顾。因为是老房又是顶层,上下楼都要一手扶楼梯一手拄拐杖,老伴拿轮椅,然后还要去人流拥挤的医院,这让他们更加身心疲惫。

  今年28岁的程护士来自北京市某三甲医院,2016年8月加入医护到家,利用自己倒班休息时间为患者提供相关上门服务。自从程护士通过线上就近派单接了李大爷家的单以后,为其家人带来了很大的方便。程护士在为李大爷打针的同时,还为他和家人做心理疏导及家庭保健知识的科普。程护士每次的到来,都让李大爷和老伴感动得眼眶湿润,李大爷的老伴说,他们在医护到家平台、在程护士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互相信任的力量。

  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卫生健康工作的深度融合,为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管理制度、服务模式、服务规范以及运行机制,国家卫生健康委于今年2月逐步开展试点工作,逐步满足民众多样化、多层次卫生健康需求。

  事实上,早在国家定调前,就有地方已开始了先期探索。在上海,早已有天山街道等社区开始了早期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探索。例如在普陀区,早在2016年就开始在全区试点推行名叫“医养”的APP,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通过派单,为行动不便的慢性疾病患者提供上门服务。随着去年以来国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的定调,除了北京、上海,多地相关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中。5月7日,浙江省卫生健康委正式出台《浙江省“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实施方案》,今后,市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在家享受到多元化的护理服务。